林凛霖

鲨美&EC J2&SD 好吃到哭【要不要把策丐也搬过来】

许久不出景,但这次能圆满長wo谷lao 部po 真的超级荣幸。虽然真的没有他万分之一的好【捂脸】へしかわ!!!!!

へし切長谷部:霖优

后面两张有#にほへし 日压切成分。
来吃一口日压切吧!❤️

感谢摄影&后期(包括日本号的手)@—M!N— 

追追追追双皮奶S12 Go!!!

第二集:
当救回Sam之后回到地堡,Sam和Mary看着Dean吃派的时候;Sam对妈妈说光是你在这里就填补了我最大的空白;妈妈说Sam有机会离开猎魔,但Sam说这就是我的家;当妈妈拥抱Sam必须要踮起脚的时候;Dean一个人偷偷看以前照片的时候。心里又觉得温馨,又有些心酸,带着笑看着,笑着笑着就哭了…我的哭点有点奇怪【笑Cry

【还有最可爱的一点!!!!Dean在听到Mary说自己不会做饭的时候震惊的表情太可爱了!还记得之前在天堂里Dean看到的是给自己做派的妈妈。现在这样被本人当面点破,Dean一脸仓鼠懵逼.JPG…丁丁你好可爱啊【安祥】】


第三集:

真的越看越喜欢妈妈了!

双C组合原来是搞笑存在吗这一季里【X】那个探员碧昂斯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没一口水呛死,笑的我…不行了…Cass太可爱了…C叔的吐槽也一样的给力。罗薇纳不愧是最强大的女巫【。

最后妈妈离开那里,Dean回绝拥抱想把自己关进看不见的壳里面的感觉真的心疼QAQ…好不容易妈妈回来了,好不容易等到自己最希望的大家在一起【就像一开始说的家庭猎魔旅行,Dean特别兴奋】却又一次……希望妈妈快点回来!不然天冷了没人给孩子提醒穿秋裤【X】

最后还得感叹SPN剧组这集里加入了大家都靠网络连接,电话都很少用,那些逝去的人情味。不经意间却让人深思,大概这就是SPN的吸引所在。


第四集:

Dean赌气了一集,气鼓鼓的仓鼠样真是太可爱了。翻栅栏的时候Sam从旁边绕过去简直笑抽……兄弟的斗嘴看一遍涨知识【Sam全程无语+宠溺(不)】最后妈妈的回信太暖了。

顺便我已经开始讨厌英国的记录者们了……


第五集:

这集只有一个感想

Dean他有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PN SD】 灯神世界的鲜肉月饼

一个中秋的摸鱼脑洞 【和SPN官方比脑洞我们真的输了】

灯神世界任意放肆  

含ABO设定 努力不太OOC _(:з」∠)_ 语言略开放 


Sam/Dean

Alpha "Sam" / Omega "Dean"


weibo:http://photo.weibo.com/2543790164/talbum/detail/photo_id/4019749551949278


=============================================


欢迎评论一起聊天QWQ!

各位月饼节快乐!!!


【鲨美/电影角色拉郎】【Frank X Penelope/Frank X Johnny】二

居然有小伙伴能喜欢这摸鱼,太好了QWQ!!!

这次比较短_(:з」∠)_


============================================

“噢,Frank...谢谢您的好意。”

噢~噢,兴趣来了。

这巨大的脑袋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难道是毁容了?还是太丑了?似乎之前在牌桌上的不愉快和身体的不适已经被好奇完完全全从Johnny的身体里挤了出去。他一手扶着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另一只手慢慢的抬了起来然后准备去摸摸看...

 

“啪。”

“......呃?”

 

Frank居然也伸出了手,成功的完成了一个“give me five”【Johnny以为他其实是看不到的...】看着稍稍比自己的大那么一些的手,Johnny在惊讶过后忍住笑意抬头用淡蓝的眼睛打量过去。

 

“Jon说这是say hi的一种方式。”

“可听上去你并不像要和我say hi啊?”

“是吗...”Frank动了动贴着Johnny的手指,“其实我现在正向展示着友好的微笑,然后是欣赏的眼神以及有些害羞的浅笑。”

“...噗。”再也忍不住笑意的Johnny咧嘴露出上排牙齿,挑了挑眉,“兄弟,你真是太有意思了。我越来越想知道你脑袋下面长什么样了!!!”

随后他从座位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脸又原地跳了几下做出了类似拳击的准备前动作。Frank把身体转过来看上去是有些迷惑,举起双手不知所措的晃着那巨大的脑袋。

 

“Frank,想交朋友首先就要让对方看到你真正的样子对吧...?所以说...!”Johnny左右侧跳了几步,露出了恶作剧一般的表情勾起嘴角然后就向着Frank肩上顶着的那大脑壳伸手过去。

 

“哦!!!”一只大手带着温和的力道一把扶在Johnny的额头上,阻止他进一步靠近。

“嘿,兄弟,Frank,就看一眼,一眼!!!”

“我可是有证书的。”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就像看看...哇哦!!S,sam...”

 

Sam正一脸不愉快的抿着嘴用拇指指了指酒吧中央那台三角钢琴,示意Johnny可没空耍宝,得开始工作了。没满足好奇心的Johnny耸耸肩,伸手将身上有些皱巴巴的衬衫整理了一下,转头想和Frank示意我们之间等会再说,便看到之前门口站着抽烟的那位黑衣女士进来之后,似乎是在教育他,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敲在大脑壳上发出闷闷的声音。看着他略呆愣的歪头的样子,Johnny眨巴了下眼睛,转身挽起袖子走去钢琴那儿打开了琴盖。

 

当手指触碰到琴键发出第一个音符的时候,Johnny想着:

也许Frank和Penelope一样,有着不能说的痛苦,却还是一样这么努力的以自己的方式在向别人诉说着自己其实很好。

 

台下,Frank脑袋上那巨大的眼睛看着Johnny正在弹奏的样子,应该是在思考。Clara站在他身边双手环胸也看着那边的表演。

 

“你认为他会知道G调这种东西吗?古典钢琴和我们的可不一样。”

“...the squirrel has beautiful ocean...”

Frank并没有理睬,只是用低沉的声音正哼出小调,配合着那古典钢琴所弹奏出的乐曲,不强硬也不突兀。经常冷着表情的Clara露出一个浅笑,低头又从烟盒里叼出一根烟点燃。准备等演奏结束了去问问那弹钢琴的小子愿不愿意跟着他们一起走。


=================TBC======================

不要在意语法什么的...

我觉得演johnny的时候一美那双眼睛还有那些神态真的太可爱了_(:з」∠)!!!忍不住就写成了squirrel...

【鲨美/电影角色拉郎】【Frank X Penelope/Frank X Johnny】一(大概)

因为天启而真正意义上萌上法鲨和一美,随后开始一部部电影的开始补习起来,然后又看了太太们的剪切视频觉得...这对拉郎真的可爱爆了_(:з」∠)_ 忍不住摸起了鱼...


如果各位能喜欢真是太好了_(:з」∠)_

最后想再说一句:能遇上鲨美这对,真是太美好了_(:з」∠)_

============================================


强尼有时候确实会羡慕那些所谓的贵族成员。


就算是落寞贵族也挺好的。他喝了口酒,看了看牌桌上坐在自己身边的麦克斯,随后将自己仅剩下的筹码全部押了上去。

难道不是吗?就算再怎么和自己一样,运气背到家了,输得彻底,剩下的资本也够他在这个地下赌场里再玩上好多局。

 

“该死...”

低头用牙咬着下唇,眯起被云雾与血丝包围的蔚蓝眼睛。强尼在摸了几次瘪瘪的口袋后,选择推开凳子起身离开这个让他倾家荡产的地方。

 

走出门,右转,他有些疲惫的将帽子握在左手,伸出右手狠狠的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又短又硬的胡茬就算稀疏的生长在那里,还是刮着手心里一阵疼。

 

强尼皱眉看着自己的右手,就在前不久这里连接着一个装置,通往那个独眼小精灵(强尼认为这么更能让他记住那位具有职业精神的记者大人)安装在领口的照相机,只要他一抬手他就能拍到那位可怜的“怪物”小姐的脸。

 

“不不不,佩内洛普才不是什么怪物...”

强尼狠狠摇了摇头,他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当着那富家公子和小精灵的面搞砸了他们埋伏依旧的精心计划。

 

那样善良的女孩子根本不能被他们这样用来赚钱!!!不能!!!这样只会伤害她!!!

 

在脑海里怒吼了之后,强尼渐渐平息了下来,他也渐渐的认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确实是成了个英雄,单方面的。

可这有什么用?

没有英雄奖杯颁发给他,让他可以去当铺换点钱,解决自己的饥饿问题和牌桌问题;

没有报社会因为他保护了一个女孩子来采访他,况且他刚刚就把报社给惹恼了,采访费什么的也不用再考虑了;

 

强尼感到一阵鼻酸(他强硬的把这归结于自己没有睡好,整夜泡在了赌场里。没错,就是这样!)他伸出手指搓了搓鼻子,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最后一些钱,走出了小巷,准备推开了那间简陋的酒吧门去喝些什么,就在他的手要碰上把手的时候,一个人就从里面一把撞开了门跌跌撞撞的跑向了马路。才来得及按住自己差点被刮跑的帽子的强尼刚想要提醒那里可是马路!?就只看到那人旋转,跳跃躲开了车子后咧着嘴角用听不懂的语言笑着骂骂咧咧(大概)转身指着不满的司机竖了个中指,然后被身后的消防管道绊倒,向后仰着摔在了对面的人行道上,没了动静。

 

“...我的...”

“没事,让他摔吧,摔疼了也清醒了。”不知何时站在强尼身边的一位身着黑衣的女性倚着墙从怀里拿出烟盒抖出了一根烟,夹在唇间点燃,呼出一口后看着对面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

 

最近奇怪的事真多。

强尼想着,用舌头舔了舔上唇略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门走进了酒吧,随后在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这种时候,酒吧经过了一夜的狂欢正是最清净的时候,只有一个睡眼惺忪的服务生站在那里,给他送来凉水的时候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手把杯子往桌上一放,转身摇晃回了吧台里便趴了下去。

 

这也是常态,常态。

喝了口凉水,搓了搓脸。强尼稍稍恢复了些精神,终于开始考虑起了自己之后的事。

 

经过了佩内洛普这件事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就算是那样的一个女孩子都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忱,自己却还在荒废...可自己还有什么呢?

 

强尼又低头去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许久没有碰过钢琴的手,许久没有碰过键盘的手。天知道他之前在佩内洛普家触碰到琴键时内心的小悦动...

 

“...哦,老天,我不是说你...”

只接受了酒精的胃部在直接接触了凉水的洗礼后也开始发出了感人的悦动,强尼头磕在吧台的桌面上,一只手抚上了腹部弓起了背。就在他难受的觉得自己像个没得到糖果的孩子红了眼眶的时候,吧台上又发出一声轻响,脸颊旁感受到了丝丝热量让他慢慢抬起头。

 

那里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白色饮品,在离杯子不远处有一只手——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男性。那人似乎看出了强尼的迟疑,将那杯子往他那里推了推。强尼很快回过神来,勾起一个微笑捧着杯子转头看向身边那位。

 

“真是位,好心的先......生......?”

 

坐在他身边的,应该,似乎,大概,可能,是一位先生。

强尼就这样与那呆愣的大脑袋上那对淡蓝的眼睛对视着,说实话,强尼觉得现在自己的眼睛一定是惊讶的和他画的一样大...

 

那位“先生”向他缓缓的举起了右手。

 

“弗兰克。”巨大的脑袋中传来了低沉的男性声音。

 

......果然是位先生。

强尼这么想。


TBC...?